[原创 微型小说] 艳遇

[原创 微型小说]


艳遇


 


事情巧就巧在它发生在电梯里。


那天。华阳将整理好的资料,要送给总经理秘书。本来,这种事说什么也轮不上他,只不过,当时部门经理突然发病,又因为这项工作是他做的,所以,部门经理就千叮咛、万嘱咐地委托他去了。


华阳不敢怠慢,拿起资料小跑着进了电梯,就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刹那,一位身穿天蓝色套裙的清纯女郎闪身挤了进来。几乎就在同时,两人都将手伸向按了12楼的电动按钮,华阳脸一红,急忙将手缩了回来,规矩地站到了一边。姑娘按完电钮退后两步将双手交叠在一起,亭亭玉立在华阳的对面。


按理,正常情况下,电梯到了楼层,二人各自忙各自的工作,谁知,电梯在正常运转了20秒后,突然“喀嚓”一生停住了。借着惯性,姑娘一个趔趄,险些摔倒,华阳一个健步迅速上前扶住了她,并关切地问到:“没事吧?”


“没事,谢谢您!”姑娘感激地看了华阳一眼,然后无奈地说,“这不知又要耽搁多久了!”


“姑娘,先别着急。”华阳一边安慰她,一边拿出手机,快速地拨打了电话:“喂,工程部吗?我是设计部的华阳我正在给总经理送资料,不想,我乘坐的1号电梯出现了故障,我们被困在里面了请马上派人来修理,好的。”


等华阳打完了电话,姑娘不解地问:“你在设计部,怎么会有工程部的电话呢?”


一提这事,华阳有些兴奋地说:“我以前遇上过一次,当时由于没有电话,与工程部联系不上,结果在电梯里被困了半个多小时。所以,我觉得存上他们的电话很有必要。”


“你可真有头脑!”


“谢谢夸奖,我只是觉得年轻人做事、想问题应该周到些。”


姑娘赞许地点了点头。


就在两人热情交流的时候,就听电梯“嚓”的一声,又开始继续上升了,一会儿功夫,电梯在12楼停了下来。“姑娘,你先请吧。”华阳礼貌地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
“谢谢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姑娘说着主动和华阳握了握手,便匆匆地走了。华阳也急忙将资料交到了总经理秘书那。


第二天上班,华阳刚进办公室,部门经理就绷着脸找到他,劈头就问:“华阳,怎么搞的,昨天就让你送个资料,咋就把总经理得罪了呢?”


华阳听的一头雾水,“我没干什么呀。”


“年轻人那,办事就是不牢靠,这下好,你被解雇了,总经理要你去她办公室当面说清楚,这下子事儿闹大了。”部门经理疼爱地拍了拍华阳的肩膀。


华阳蒙了,神情有些木然地来到总经理办公室,他机械地敲了敲门,屋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,“请进”


华阳应声进了屋,见到了总经理后,他是大吃一惊,这总经理不是别人,就是昨天在电梯遇到的姑娘!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总经理已决定免去他在工程部的工作,调他任总经理助理……


 

[原创 微型小说] 雪花那个飘

[微型小说]


雪花那个飘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生最大的不幸莫过于妻离子散,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在这种不幸中伤痛最深的永远是孩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题记


放寒假的时候,春子背着书包和简单的行装,回到了老家靠山屯。可她站在村口,不知该回哪个家,更不知该去找谁?天阴沉沉的,就像是春子此刻的心情。


靠山屯是个不足300人口的小村,人均只有一亩半地。靠从地里刨出的一点收入,让许多家庭生活捉襟见肘,有些人家甚至入不付出。迫于生计,有人走出村子到外面闯世界了。


春子爸在当地是个有名的泥瓦匠,于是有人动员他去大连参加了一个建筑队。春子妈虽然不忍心让丈夫背井离乡到外面辛苦,可一想到在中学念书的女儿,一想到不断加码的念书费用,只好红着眼圈送丈夫上了车。


别看春子爸是个农村人,可干起活来技术还真不赖,不到一年就成了建筑队的一把硬手。老板常常会把一些零碎的小工程,交给春子爸独当一面。


春子妈接到丈夫的第一笔钱是春子放暑假的时候。数着厚厚的一迭钞票,春子妈的脸上简直乐开了花。


暑假后开学,春子妈特意陪春子来到城里的学校,给春子交足了上学的费用后,她去商场为自己买了一身西服套裙;又去发廊烫了发。真是人靠衣裳马靠鞍,仅仅这么简单的一打扮,春子妈已是风情万种。


春子妈回到村里的时候,正碰上跑买卖的二滑头。二滑头仗着自己有两个钱儿,在村里村外不知引诱了多少小媳妇,今日看到打扮入时的春子妈,一双小贼眼睛顿时放出光来,忙上前搭讪:“妹子,这是上哪去了?”


春子妈没理他,只是微微一笑。没想到,这一笑竟让二滑头夜不能寐。过去,碍于春子爸在家,他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干眼馋,如今,终于有了机会,二滑头下了狠心,一定要把春子妈弄到手。


打这以后,二滑头三天两头往春子家跑,不是拿点儿水果,就是送套化装品,再不就买件时兴的衣服。开始,春子妈还能严词拒绝,顽强地抵抗着,可架不住二滑头凌厉的攻势,更缘于长时间缺少男人爱的渴望,终于有一日春子妈败下阵来,投进了二滑头怀抱。从此,春子妈再也无心经管家、经管春子了。她常常借故外出跟着二滑头游山玩水,风流快活。


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春子妈的风流韵事,有一天传到了春子爸的耳朵。春子爸是又气又喜。气的是,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,老婆竟和别的男人胡扯;喜的是,终于有了可以堂而皇之离婚的理由。


原来,春子爸在工程之余,忍受不住心灵的寂寞,恋上了当地的一个小女人。这女人也看上了春子爸的一身手艺,坚持要托付终身,春子爸正愁没办法与老家的妻子交待,有人告诉了他春子妈在家红杏出墙的事儿。


于是,春子爸一不做、二不休,一纸诉状将春子妈告上了法庭。蒙在鼓里的春子妈只知自己理亏,只好乖乖地在离婚书上按了手印。从此,不知去向,音讯全无。


春子判给了春子爸,可春子爸却忙于工程,没功夫照顾她,只给她留下学习和生活的费用,就匆匆赶回了大连。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,春子不由泪雨滂沱……


终于挨到放寒假了,春子带着无比的惆怅,回了村子。站在村口,她却不知家在哪里。天越阴越沉,一会儿功夫,下起了大雪。在刺骨的寒风中,雪花那个飘啊!


 

[原创 微型小说] 小偷来信

[原创 微型小说]


小偷来信


 


小军匆匆地下楼,来到爱车旁,立即发现了放在车座上的一封署名“小偷”的来信。


小军住的是一座老楼,唯一的物业就是一扇从不上锁的铁门。那时,小军刚大学毕业,新单位离家又不远,小军便买了一辆自行车,每天骑着爱车上下班,倒也“骑”乐无穷。谁知,这样的日子五天后便和他说“拜拜”了。那天清晨,小军哼着歌下楼,正准备骑车上班,却意外发现每天放车的地方空空如也,小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“我的车呢?”


小军找遍了所有可能藏车的地方,也问了所有知道他车的人后,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——车丢了!


小军无奈只好跑着去上班,中午的时候,他去附近的商场又买了一辆新车,安全起见,这回他买了两把车锁,将前后车轮都加了保险,以为这回可以万无一失,谁知,第二天下楼,他发现昨天刚买的新车又不翼而飞,小军气得简直要骂娘了!


可气归气,没车的日子也着实不方便,于是小军狠了狠心,又去商场买了一辆。这回他吸取了前两次丢车的教训,一下子买了两把大叉锁,锁车轮;另买了三把粗链子锁,将车子与楼门围栏锁在一起。有了这样的安全措施,小军感觉心里有了底。才放心地准备上楼,可走了几步,他又折回来,从包里掏出笔和纸,得意地写了一行字:混蛋,我看你怎么偷?


第二天早晨,小军一觉醒来,顾不上吃饭,便冲下楼来,他惊喜地发现,爱车好好地放在那,车子真的没丢!不过,在他昨天放纸的车座上又多了一张烟盒纸,上面赫然写着:白痴,我看你怎么骑?小偷。


小军有点莫名其妙,车子好好的,怎么不能骑?可当他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后才发现,锁着这台车子的大锁竟然有7把,天那!


 


 【此文已发表在《绝妙小小说》2010年第7期】

[原创 微型小说] 谁没素质

[原创微型小说]


谁没素质



 


“太不像话了,真他妈缺德,还老师呢,一点素质都没有。”


清晨,一位三十多岁的时髦女人,刚走进办公室,一边从肩上摘下精致的小挎包,一边大声地嚷嚷着。


偏巧,办公室孙主任端着茶杯走过来,忙关切地问:“哎,小贾,怎么回事,谁惹我们美女了?”


“主任呐,你给评评理,这不昨天,我家大宝把班里的凳子弄坏了,他们老师非让我儿子把凳子拿回家修理,你知道,我那宝贝哪受过这等苦啊!上学五年了,书包还得他爷爷给背呢。”


“哎呀,这不是摧残花朵吗?”孙主任听了很是心疼。


“孩子一个人扛着凳子,累得汗流满面,到家都累得不会动弹了,你说这老师缺不缺德,什么他妈素质?我都想上学校找他去了,可大宝说什么也不让,这才罢了,否则非和他大干一场不可。”


“不像话”孙主任似乎也很生气,“这老师也太狠了,不就一把破凳子么,大不了赔他一个,至于这么折腾孩子吗?缺德,没素质。小贾,别跟他一般见识。”说着很疼爱地拍了拍小贾的肩膀。


办公室里静悄悄的,陆陆续续来上班的人,都默默的闷头思考着主任和小贾谈论的话题谁没素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