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原创] 是该减轻,是该放任,还是该……

[原创 教育随笔]


  是该减轻,是该放任,还是该……


 


寒假前,校长给全体教师开会,主要意思就是:贯彻上级文件精神,切实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,把休息时间还给孩子,让他们过一个轻松、自由而有意义的寒假。


文件就是命令,谁也不愿碰违纪的这条红线。于是布置假期作业时,各班主任只是象征性的留了点儿。一是上级下发的三大本寒假作业;二是预习下册语文书,写30页小字;三是结合假期生活,写4篇作文。按说,这点儿任务,紧紧手5天足可以完成,所以大家认为,这次的寒假作业,学生们一定会完成的非常好。


谁知,新学期开学,收上来一看,只有三分之一的同学按要求完成了;另有三分之一的人只写了一部分;还有三分之一没交上来。老师问啥原因没交,这些学生众口一词:忘了带。实际上就是没写,交啥。老师考虑到学生的面子,也不便挑明,只是要求,明天必须带来检查。


师令如山倒,那些没交作业的学生懵了。于是乎,不该发生的故事发生了:


镜头一:某生害怕明天交不上,便哭天抹泪的以不念书相要挟,迫使其父母齐上阵,每人写一本,突击半宿,才算帮孩子完成了寒假作业。


镜头二:某生回家后蔫巴了,茶饭无思,谎说自己病了,让其父母给老师打电话,请了病假。


镜头三:某生倒干脆,告知父母他没写寒假作业,怕老师批评,死活不去上学了。其父甚爱其子,又暴脾气,闻听大怒,对其儿曰:“没写作业咋了?中央都说要减轻课业负担,怕啥?明天你就去,看他老师敢管,老子把他家给平了


这些真实的故事,不能说精彩,但绝对让人战栗,让人心酸。


哎,也真是的,老师们啊,干吗非要留那点儿作业呢?就不能按上级要求的,让学生们踏踏实实、舒舒服服地过个寒假?庄稼一年不种没收获,作业不留能长病啊?


该减轻时就要减轻。教育专家不都说要以人为本,尊重学生个性,让其自由发展吗?


该放任时就要放任。你看现在的孩子多珍贵,都是祖父两代众星拱月的一个宝儿,疼爱都惟恐不够,咋忍心让孩子吃那份苦!


呜呼!这真是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只是不知老师这个小媳妇该咋干了?


 


 

[原创] 我也斗胆说说中国的教育

我也斗胆说说中国的教育


 


最近,新任教育部长袁贵仁提出“教育要均衡发展”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由此引发的中小学生择校问题,一时间,成了广播、电视、报刊、网络热议的焦点。


一个看似平常的话题,为什么会引起人们这么大的兴趣,其原因,往小了说,它牵扯了一个人的成长;往大了说,它关乎着国家的命运,甚至一个民族的未来。受其触动,我也斗胆说说中小学生的择校问题:


 


一、中小学生为什么要择校


 


择校是新时期中国义务教育的一个普遍现象。村小的学生往乡镇级中心校跑,农村的学生往城里去,城里的孩子就往重点校挤,挤身重点校后再找个重点班,已是众望所归。是什么动力让这些学生的家长不惜重金也要“孟母三迁”?直白点说:还不是城里的学校要比农村学校的条件好,城里的师资要比农村强;而在城里,重点校的条件也不知要比普通学校强多少倍,而重点校优中选优的师资又不知要比普通学校强多少倍。因此,但凡看重孩子未来的家长,谁不在乎孩子受教育的环境?因为他们知道,只要应试教育存在,只要一卷定终身的高考指挥棒没有放下,那谁也不能让孩子在起跑线上就被甩下来。所以,择校就不足为奇了。


 


二、是谁制造了学生择校的温床


 


表面看,学生择校是那些择校的学生的家长们在推波助澜,实际上,根源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出现了问题,是那些可以主宰教育发展的权利和人物,是他们把那有限的资金无休止地投入到那些设施、装备本来已经相当豪华的学校,动则几百万、几千万,甚至上亿元。有人可能要问:他们出于什么动机要这么做?其实道理很简单,就是主管领导要政绩。因为这样的学校粉饰起来容易,出成果快,成绩也大。那我是不是可以毫不隐讳地说:是自上而下的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,说白了就是我们的教育主管部门自己亲手制造的教育不均衡,是你们将本该接受同等教育的孩子人为地分成了三六九等,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教育的一种悲哀。


 


三、哪些学生在择校


 


长点头脑的人都知道,条件越好的学校择校费也就越昂贵。那动则几千、多则上万的费用,更不是一般的家庭所能承受得了的!所以真正能择得起校的,要么是手中握有权力的官宦子弟;要么是拥有雄厚资金的富家儿女。所以,越是好的学校就越接近于贵族的学校,普通百姓是绝不敢问津的。这从另一个角度折射出教育存在的腐败现象。


 


四、如何实现教育均衡


 


实现教育均衡,说到底也就是能不能舍得将资金和人力,在统筹分配的基础上,适度向城市薄弱校和农村中小学校倾斜的问题。打个不恰当的比喻:假如每所中小学校都拥有一个同样的杯子,按照均衡的理念,应该注入同样的茶水。可现在偏要人为的往重点学校的杯子里,一而再,再而三地加水,结果让它杯满自溢,造成不必要的浪费,甚至损失;相反,城市薄弱校和农村中小学这只杯子里不但始终添不满,还要遭到各级地方政府对国拨办公经费的截留和克扣。另一方面,城里学校人满为患,而农村学校却缺编少教,不得不雇人临时代课。其教育质量可想而知。这样恶性循环的结果,必然是重点学校更加的奢华,薄弱学校更加的薄弱。所以,实现教育的均衡发展已势在必行。


实现教育的均衡发展,就必须为这些薄弱学校,特别是农村中小学校加大资金投入力度,人才流动力度。不断改善这些学校的办学条件,不断提升农村一线教师的生活待遇。


实现教育的均衡发展,就必须根除教育腐败,真正实现“教育面前,人人平等”。


如果说,过去我们都为教育的失衡痛心过,埋怨过,甚至愤怒过。那么此时,在袁部长提出“教育要均衡发展”的今天,如果你还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中国人,就请行动起来,为实现“让所有的孩子享有同样受教育的权利”这一美好的愿望努力奋斗吧!


 


【此文已发表在《现代校长与管理艺术》2010年第10期】

[原创] 花季悲歌 (小小说)

花季悲歌


 


英子妈发现英子的时候,英子正直挺挺地躺在床上,惨白的一张脸,嘴角吐着白沫,一个装着安眠药的瓶子扔在一边英子妈的脑袋嗡的一下,预感事情不妙,急忙背起女儿往医院跑去


此时,英子爸却在麻将馆里,玩的昏天黑地。可惜他今天的手气还是那么背,兜里仅有的二百块钱也输的差不多了,沮丧的他每抓一个牌都要骂一句“他妈的,什么臭牌”,然后狠狠地摔在桌子上眼看着兜要被掏空了,嘿,人不该死总有救,这一把他终于抓到一副好牌,英子爸老早就上了听,掷宝时只见他瞪圆了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,将色子扔了出去正当他看完点要揭“宝”的时候,门突然被撞开,邻居二狗慌里慌张地闯了进来:“英子爸,不不好了,你家英子喝喝药了”。


“什么,在哪?”


“英子妈已经背去医院了。”


英子爸闻听,哪还有心思再玩了,只见他一推桌子,抓过衣服,飞也似地冲出了屋子。


“英子,爸爸对不起你,你可千万别有事啊!”英子爸边跑边在心里祷告。


英子爸40多岁,魁梧的身材,一身的力气,干庄稼活是把好手,夫妻俩齐心合力,结婚没几年就盖起了三间大瓦房,眼下一个聪明可爱的女儿,也已上了中学,小日子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可惜好景不长,有句话说的好,饱暖思淫欲。这不刚过几天好日子的英子爸,不知怎么就迷恋上了打麻将,而且越玩越上瘾。只要一坐在麻将桌旁,地里的活也不想干,家里的大事小事也不管了。俗话说,久赌无赢家,不到二年,英子爸输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,还在外面背着英子妈拉了不少饥荒。


英子常常看见妈妈在暗地里偷偷地流泪。她自己也无心学习,特别是上了中学后费用又大,英子隐隐感觉这书念的艰难。屋漏偏遭连夜雨,今天临放学,老师又按学校布置,要求每个学生订校服。135元钱那,英子不知该怎么跟父母说,其实,说也白说,能有啥办法?


夕阳的余辉柔和地洒在路两边一棵棵高大、茂密的垂柳和临街商店的窗子上,那种静谧、安祥的美,真的令人陶醉。然而,神情沮丧的英子此刻却没有这份好心情,她在想明天如何交那135元钱就在她茫然、无助的时刻,一家酒店的招工广告强烈地吸引了她。英子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。公关部经理是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姑娘,她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瘦弱、神情忧郁的小女孩,关切地问:“小妹妹,你来找人吗?”


英子怯生生地说:“我来找工作。”


经理姐姐一听,笑了笑后假装很严肃地说:“我们这里可不招童工”。


英子的脸腾的红了,“阿姨,我是个中学生,不是童工。”


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

“我都15岁了。”英子故意往大说了一岁。


15岁,不行”经理姐姐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再说,你一个学生不好好学习,想什么挣钱!”


谁知,经理姐姐不经意的一句话,竟然触动了英子的伤心处,不争气的泪水顿时涌满了她的眼眶。无奈之下,英子说出了实情。


“天底下竟有这样不负责任的父亲”!经理姐姐听了很气愤。可气愤归气愤,再同情也不敢违反上级的规定啊。沉吟了半天,经理姐姐笑容满面地拉过英子的手,用征询的口吻说:“小妹妹,如果学习的费用有了保证,你能安心好好学习吗?”


“能!我一定会好好学的。”


“有你这句话,你学习的费用大姐姐包了。不过考试的时候别忘了把成绩拿给姐姐看。”经理姐姐说着从兜里掏出200元钱,塞到英子手里。“给,135元交校服钱,剩下的钱买点好吃的。”经理姐姐心疼地拍了拍英子的小脸,叮嘱着她。


这意想不到的情景让英子惊呆了,好半天,英子扑通一声跪倒在恩人面前泣不成声经理姐姐拉起英子,动情地说:“别哭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记着,今后有什么困难就来找姐姐。”


“大姐姐,我一定好好学习,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
告别大姐姐,英子一路哼着歌回到了家。家里没人,爸爸、妈妈又不知干什么去了。哼,不在家更好,英子掏出姐姐给她的二百元钱,看着钱币上四位伟人的头像,想着明天就可以穿上崭新的校服,心里甭提有多美了不想,就在这时,爸爸从外面走了进来,他没关心女儿在干什么,却一眼看见了孩子手中的钱,俩眼立即射出狼一样的光:“英子,你哪里整的钱,借给爸爸用一用,行吗?”


可没等女儿同意,英子爸就一把将二百块钱抢了过去。


英子疯了似的要往回抢,不想,英子爸甩手一搡,英子便摔了个仰巴叉,英子爸一溜烟的就没影了。


英子悲痛欲绝,她泪流满面地哭喊着:“爸,你好狠心那!大姐姐,我该怎么办?呜


…….


英子爸跌跌撞撞地赶到医院的时候,英子已经咽了气,小小的尸体盖着白布单被人从抢救室推了出来。


一切都结束了。此刻,一股冷风从外面吹进来,一朵不知什么花的紫色花瓣,悠然地在医院长长的走廊里飞呀飞.


 


 [