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原创 微型小说] 雪花那个飘

[微型小说]


雪花那个飘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生最大的不幸莫过于妻离子散,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在这种不幸中伤痛最深的永远是孩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题记


放寒假的时候,春子背着书包和简单的行装,回到了老家靠山屯。可她站在村口,不知该回哪个家,更不知该去找谁?天阴沉沉的,就像是春子此刻的心情。


靠山屯是个不足300人口的小村,人均只有一亩半地。靠从地里刨出的一点收入,让许多家庭生活捉襟见肘,有些人家甚至入不付出。迫于生计,有人走出村子到外面闯世界了。


春子爸在当地是个有名的泥瓦匠,于是有人动员他去大连参加了一个建筑队。春子妈虽然不忍心让丈夫背井离乡到外面辛苦,可一想到在中学念书的女儿,一想到不断加码的念书费用,只好红着眼圈送丈夫上了车。


别看春子爸是个农村人,可干起活来技术还真不赖,不到一年就成了建筑队的一把硬手。老板常常会把一些零碎的小工程,交给春子爸独当一面。


春子妈接到丈夫的第一笔钱是春子放暑假的时候。数着厚厚的一迭钞票,春子妈的脸上简直乐开了花。


暑假后开学,春子妈特意陪春子来到城里的学校,给春子交足了上学的费用后,她去商场为自己买了一身西服套裙;又去发廊烫了发。真是人靠衣裳马靠鞍,仅仅这么简单的一打扮,春子妈已是风情万种。


春子妈回到村里的时候,正碰上跑买卖的二滑头。二滑头仗着自己有两个钱儿,在村里村外不知引诱了多少小媳妇,今日看到打扮入时的春子妈,一双小贼眼睛顿时放出光来,忙上前搭讪:“妹子,这是上哪去了?”


春子妈没理他,只是微微一笑。没想到,这一笑竟让二滑头夜不能寐。过去,碍于春子爸在家,他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干眼馋,如今,终于有了机会,二滑头下了狠心,一定要把春子妈弄到手。


打这以后,二滑头三天两头往春子家跑,不是拿点儿水果,就是送套化装品,再不就买件时兴的衣服。开始,春子妈还能严词拒绝,顽强地抵抗着,可架不住二滑头凌厉的攻势,更缘于长时间缺少男人爱的渴望,终于有一日春子妈败下阵来,投进了二滑头怀抱。从此,春子妈再也无心经管家、经管春子了。她常常借故外出跟着二滑头游山玩水,风流快活。


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春子妈的风流韵事,有一天传到了春子爸的耳朵。春子爸是又气又喜。气的是,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,老婆竟和别的男人胡扯;喜的是,终于有了可以堂而皇之离婚的理由。


原来,春子爸在工程之余,忍受不住心灵的寂寞,恋上了当地的一个小女人。这女人也看上了春子爸的一身手艺,坚持要托付终身,春子爸正愁没办法与老家的妻子交待,有人告诉了他春子妈在家红杏出墙的事儿。


于是,春子爸一不做、二不休,一纸诉状将春子妈告上了法庭。蒙在鼓里的春子妈只知自己理亏,只好乖乖地在离婚书上按了手印。从此,不知去向,音讯全无。


春子判给了春子爸,可春子爸却忙于工程,没功夫照顾她,只给她留下学习和生活的费用,就匆匆赶回了大连。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,春子不由泪雨滂沱……


终于挨到放寒假了,春子带着无比的惆怅,回了村子。站在村口,她却不知家在哪里。天越阴越沉,一会儿功夫,下起了大雪。在刺骨的寒风中,雪花那个飘啊!
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