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原创] 我也斗胆说说中国的教育

我也斗胆说说中国的教育


 


最近,新任教育部长袁贵仁提出“教育要均衡发展”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由此引发的中小学生择校问题,一时间,成了广播、电视、报刊、网络热议的焦点。


一个看似平常的话题,为什么会引起人们这么大的兴趣,其原因,往小了说,它牵扯了一个人的成长;往大了说,它关乎着国家的命运,甚至一个民族的未来。受其触动,我也斗胆说说中小学生的择校问题:


 


一、中小学生为什么要择校


 


择校是新时期中国义务教育的一个普遍现象。村小的学生往乡镇级中心校跑,农村的学生往城里去,城里的孩子就往重点校挤,挤身重点校后再找个重点班,已是众望所归。是什么动力让这些学生的家长不惜重金也要“孟母三迁”?直白点说:还不是城里的学校要比农村学校的条件好,城里的师资要比农村强;而在城里,重点校的条件也不知要比普通学校强多少倍,而重点校优中选优的师资又不知要比普通学校强多少倍。因此,但凡看重孩子未来的家长,谁不在乎孩子受教育的环境?因为他们知道,只要应试教育存在,只要一卷定终身的高考指挥棒没有放下,那谁也不能让孩子在起跑线上就被甩下来。所以,择校就不足为奇了。


 


二、是谁制造了学生择校的温床


 


表面看,学生择校是那些择校的学生的家长们在推波助澜,实际上,根源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出现了问题,是那些可以主宰教育发展的权利和人物,是他们把那有限的资金无休止地投入到那些设施、装备本来已经相当豪华的学校,动则几百万、几千万,甚至上亿元。有人可能要问:他们出于什么动机要这么做?其实道理很简单,就是主管领导要政绩。因为这样的学校粉饰起来容易,出成果快,成绩也大。那我是不是可以毫不隐讳地说:是自上而下的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,说白了就是我们的教育主管部门自己亲手制造的教育不均衡,是你们将本该接受同等教育的孩子人为地分成了三六九等,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教育的一种悲哀。


 


三、哪些学生在择校


 


长点头脑的人都知道,条件越好的学校择校费也就越昂贵。那动则几千、多则上万的费用,更不是一般的家庭所能承受得了的!所以真正能择得起校的,要么是手中握有权力的官宦子弟;要么是拥有雄厚资金的富家儿女。所以,越是好的学校就越接近于贵族的学校,普通百姓是绝不敢问津的。这从另一个角度折射出教育存在的腐败现象。


 


四、如何实现教育均衡


 


实现教育均衡,说到底也就是能不能舍得将资金和人力,在统筹分配的基础上,适度向城市薄弱校和农村中小学校倾斜的问题。打个不恰当的比喻:假如每所中小学校都拥有一个同样的杯子,按照均衡的理念,应该注入同样的茶水。可现在偏要人为的往重点学校的杯子里,一而再,再而三地加水,结果让它杯满自溢,造成不必要的浪费,甚至损失;相反,城市薄弱校和农村中小学这只杯子里不但始终添不满,还要遭到各级地方政府对国拨办公经费的截留和克扣。另一方面,城里学校人满为患,而农村学校却缺编少教,不得不雇人临时代课。其教育质量可想而知。这样恶性循环的结果,必然是重点学校更加的奢华,薄弱学校更加的薄弱。所以,实现教育的均衡发展已势在必行。


实现教育的均衡发展,就必须为这些薄弱学校,特别是农村中小学校加大资金投入力度,人才流动力度。不断改善这些学校的办学条件,不断提升农村一线教师的生活待遇。


实现教育的均衡发展,就必须根除教育腐败,真正实现“教育面前,人人平等”。


如果说,过去我们都为教育的失衡痛心过,埋怨过,甚至愤怒过。那么此时,在袁部长提出“教育要均衡发展”的今天,如果你还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中国人,就请行动起来,为实现“让所有的孩子享有同样受教育的权利”这一美好的愿望努力奋斗吧!


 


【此文已发表在《现代校长与管理艺术》2010年第10期】

《[原创] 我也斗胆说说中国的教育》有7个想法

  1. 中国的教育均衡发展永远是理想的境界。教育的均衡发展最终是师资的均衡,发达地区的绩效工资高,经济文化落后的地区教师的绩效工资低。而且差距相当大,有多少教师甘于清贫的。不多,所以中国的教育均衡发展只是理想而已。我们地区就有许多优秀教师到省城,市直,县城学校应聘,并且待遇优厚。

  2. 说得真好!根源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出现了问题,是那些可以主宰教育发展的权利和人物所酿的“美酒”。作为从教多年的一线教师,我深为当前的教育痛心,真有一种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之感。悲哪!

  3. 一针见血!政绩让领导个人发展得更快,但却让教育均衡的天平失去了平衡。

  4. 一针见血!政绩让领导个人发展得更快,但却让教育均衡的天平失去了平衡。

  5. 经济发展不平衡,就不可能在教育的平衡。经济发展快的地区,教师待遇高,住房、福利待遇高,教育条件好,名师优师人心向往,如果有条件的话,不心动的教师不多,这就为学生家长选择优质教育资源提供了可能。

发表评论